首页湖区概况湖区产品湖区文化湖区旅游湖区一瞥荷花展厅咨询建议
首页>>湖区来风
                ·微山湖与大运河的不解之缘 [2017年09月12日]
 
 

  本网09月12日讯:赵霰淼淼126公里长的微山湖,到处可见大运河的身影与行迹。早在元初开挖元代运河济州河,济宁以南借泗水作为运道,继而元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又开挖了会通河,京杭运河自北京起通过微山湖直达杭州,运河在微山湖区的历史已有730余年。微山湖运河恰置中段,在1800公里的大运河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微山湖运河原来并没有这个提法,因为明清以来湖区开挖运河太频繁了,里程也长。明末清初南四湖才刚刚汇成一片,微山湖之统称还没有叫响,一切皆在初级阶段。那时黄河频频发怒,冲决堤坝,大片黄水注入,而大运河根据需要频频开挖、疏浚、改道、建闸。随着周边地区水源越来越匮乏,湖区运河愈显示出重要作用。那时运河是分段命名的,或不叫运河。如会通河(泗河一段)、牛头河、漕运新渠、李家口河、泇河、通惠新河等,后来根据区域、新旧与作用,便有湖西运河、湖东运河与新运河、老运河之称。

   微山湖运河的叫法是在当今。随着微山湖水位的日趋稳定,区位优势明显,对于大运河的重要性和意义日渐深远。她连接了江南运河,江北直到济宁,使济宁这座运河之都仍然繁华如昨。微山湖区是江北最大的物资集散地,尤其山东煤炭数十年来直运江南诸城,为改革开放后的江南经济腾飞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成为仅次于长江的第二条“黄金水道”。据资料显示,如今京杭运河的通航里程为1442公里,其中全年通航里程为877公里,主要分布在山东、江苏、浙江三个省,而济宁至北京早已断线断航,风光不再,只有济宁至杭州依然畅通无阻,因此有人干脆将京杭运河称之为“济杭运河”。

   微山湖运河的今昔可用天壤之别来形容,却有着与众不同的“成长史”,那是无可比拟的独特,皆因这独特的湖和她周边的河道。运河从韩庄运河闸一进入微山湖的怀抱,便像一只乱闯乱撞的蟒蛇,南北东西都留下它生动迷人的身影。它经过长时间艰难曲折的跋涉,仿佛疲惫极了,走到了微山湖就像回到了可以安身的老家。

   上天赋予了微山湖区得天独厚的水运条件。从地质构造体系来看,这里属华北地台徐淮褶皱带,地势北高南低,东高西低,形成两组断裂层,并不断下沉,因此许多古河道、新河道流经这里,微山湖周边的入湖河道就有五十余条之多。
   自明以降,大运河的开挖与贯通,又赋予了湖与岛新的历史使命,当年的“国道”被另一条“路”替代:水路,那是一道特别的风景线——湖上运河。上苍无处不体现出“大德曰生”的自然道德律,它在此处堵上了一扇门,又在彼处开出了一扇窗。微山湖运河的开通是大运河历史上一个新的里程碑。

   在这道风景线上,从韩庄入口到济宁纵横交错的运河上,大大小小的运河闸就有78座之多,其作用功能不同,名字也不同。如节制闸、积水闸、减水闸等。这些运河闸恰似大运河缎带上镶嵌的珍珠,闪闪发光。如今,这些“珍珠”绝大部分都随着时光黯淡了,消失了,留下来的就像一个个枯死了的树桩,仍然指示着元明以来运河的兴衰荣枯,印证了古老运河的艰难跋涉与衰败的命运。

   微山湖区最早的运河是元代运河,或称作济宁运河,位于今微山湖西畔,那是原被称为大泽、沛泽的低洼沼泽地,泗水纵贯其中。但它的源头可推溯到唐初,唐武德七年(624年),任徐州经略使的尉迟敬德,为运输粮饷,曾开挖过运河,将汶、泗二河之水引到济宁,然后南北分流,北顺济水故道北去,南顺泗水下流,经今微山境,南达徐淮。

   元朝建都于大都,朝廷所需的大宗粮食、物资要依赖富庶的江南供给。当时海运、陆运皆有不畅、危险、运力不足等局限,不能满足要求,朝廷便采纳了运河漕运的建议。于元至元十九年开挖济州河,又于元至元二十六年开挖会通河,济宁以南则以古老的泗水为运河,《明一统志》这样说:“明万历以前,旧漕河自徐州历沛县而北即泗水也”。元至元三十年(公元1293年)首在留城建闸。又相继于大德、延佑年间自济宁向南建辛店、师庄、枣林、孟阳泊、金沟、沽头等闸。泗水是微山湖区最早的运河。

   到了明代麻烦大了,《明史·河渠志》载:“明洪武元年,决曹州双河口,入鱼台,徐达北征,乃开塌场口,引黄入泗以济运……”原来的泗、运一体变成了泗水、运河、黄河岔流三者合一,致使整个明代造成了治运、治黄纠缠一起,带来极大麻烦和困难。由于黄河多决、多徙、多淤,明成祖以后,历朝皆忙于清淤、疏挖、迁移,至嘉靖年间运河已淤没于陆,被迫改道。明宣德四年(1429年),因徐州至济宁河水较浅,便在留城北十二里的谢沟至沛县城东建闸六座。明正德五年(1440年),在留城南建积水闸一座,引武家湖积水济运。

   明嘉靖六年(1527年)黄河于徐州、沛县等地决口。黄水越过运河,闯入昭阳湖,遂使运河庙道口一带淤塞了三十余里。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黄河又决口于曹县、沛县,淤沽头闸上下一百余里,运道不能畅通,工部尚书朱衡又循着盛应期先前开挖新渠的旧迹,开挖北从南阳,南至留城新河141里,这就是“漕运新渠”,又叫新河。《明史·河渠志》:“隆庆元年五月,新河成,西去旧河三十里,旧河自留城以北……至南阳。新河自留城而北,经马家桥、西柳庄、满家桥、夏镇、珠梅、利建七闸,至南阳合旧河,凡百四十里有奇……而浚旧河自留城以下抵境山、茶城五十余里,由此与黄河会……”这为南四湖西线运河,留城成为元、明运河南北连接的枢纽。

   此时正是南四湖急剧形成的时期。明万历十九年(1591年),留城一带湖水不能畅流,河道尚书潘季驯改开李家口河。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黄河决单县苏庄,冲丰、沛、鱼台、单县,北流三年。继而决沛县四铺口,水灌沛城、昭阳湖,水入夏镇冲运河。第二年,总河侍郎李化龙大开泇河,自夏镇南李家口起,东南行,经西万、彭口闸、韩庄、台儿庄,至邳州直河口汇黄河,是为微山湖东线。

   那么进入清代,运河“与明代无异”,继而一蹶不振了。《清史稿·河渠志》载:“嘉庆之季,河流屡决,运道被淤……迨咸丰朝,黄河北徙,中原多故,运道中梗。终清之世,海运遂以为常……”尤其咸丰元年,黄河在丰县决口,山东被淹,运河漫水,漕船都改由湖边行驶。次年漕运便改由海道运至天津。咸丰五年,黄河又在铜瓦厢决口,“穿运而东,堤堰冲溃”。到了光绪后,河运逐渐废弃,运河水利亦由各省分筹。宣统元年(1909年),为避彭口闸段薛河的沙淤,开挖了通惠新河,自夏镇水火庙(昭阳三孔桥)向南,穿南庄,折而东,至郗山入泇河,长38里,并建通惠上、下闸。宣统三年(1911年)津浦铁路建成通车,铁路运输取代了运河,大运河气数已尽了。多有民间水运航行于微山湖内,而其他渐成陈迹。

   新中国成立后,水运又注入了新的活力,国家将京杭大运河列为重点发展的内河航运主干线之一。特别是改革开放后,微山湖区至杭州运河迎来了新的发展生机,运河建设步伐加快,航运业再度辉煌。国家投巨资完成了微山湖中段运河续建工程,千吨级货船满载着北方的“乌金”,直抵长江,到达杭州,又把江南的稀货奇物运回山东。【济宁日报】

   经济参考报<<专家:可大力挖掘大运河文化带经济价值>>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中国疾控中心8年研究首次证实 水污染致癌      [2013年07月11日]
  ·《中国科学报》:内蒙古湖泊30年减少145个      [2015年02月12日]
  ·《光明日报》:愿南水永清澈(图)         [2016年11月21日]
  
·环保红利初显 多家纸企盈利翻倍增长         [2017年09月04日]
2001年中国.微山湖在线制作  E-mail:18025868@w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