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湖区概况湖区产品湖区文化湖区旅游湖区一瞥荷花展厅咨询建议
首页>>湖区来风

·《人民的名义》郑西坡原型:诗人丁可[2017年4月23日]

              
  本网4月23日讯: 丁可的诗歌沾满了生活的风尘,透着一种难得的民间底层的体温,真诚、倔朴,也时常带有几分恸人的心酸,总令人情不自禁地想到久远的大诗人杜甫。——周梅森

  《人民的名义》火遍全国,剧中有个重要人物郑西坡,是大风厂的工会主席,还是位“业余”诗人。沙瑞金视察大风厂时,他为大家朗诵了一首《母亲的专列》,让全场动容,也让电视机前的观众泪目。

  剧中这些至真至切诗句,并非周梅森的原创,而是来自周梅森的徐州老乡、乡土诗人丁可。也正是因为周梅森向县领导建言,才有了当地政府对《丁可诗选》出版的扶助。

  诗人丁可夫妇,就是剧中郑西坡夫妻的生活原型。丁可退休前是沛县文化馆原工会主席、副馆长,他的妻子叫黄二云,在街头卖小吃,常被城管追得到处躲。剧中郑西坡的妻子叫孙二云,推三轮车卖了十年早点,最后在躲避城管的途中遭遇车祸去世。

  诗人丁可  “郑西坡”的生活原型

  “我与梅森老师认识好几十年了。”丁可回忆说,1980年省作协在无锡召开江苏省第一届青年文学创作会议,参加会议的有72人,我和他都参加了那次会议,“那时我是一个农村的业余作者,刚刚学习写诗,梅森老师已经初露锋芒。”

  那时候,周梅森刚从徐州矿上调到南京《青春》编辑部工作。而丁可一直呆在县城。

  2015年,丁可在扬子江诗刊开卷发表了一组诗,周梅森看到后很激动。后来在省作协的一次会议上,周梅森又表扬了丁可的这组作品。那时电视剧正要开拍,会议间隙,周梅森跟丁可说,准备在剧中用他两首诗。

  “电视剧播放之前,梅森老师就把他的那个剧本传给我看了。当时就感觉郑西坡夫妻跟我们夫妇挺像的。”丁可说。

  “郑西坡是一个工会主席,我在单位也当过工会主席;郑西坡的妻子孙二云风风雨雨卖小吃十年,攒下了20万元,我的妻子叫黄二云,十来年也是风风雨雨起早贪黑推个车子在街头卖小吃,贴补一些家用。”

  在《人民的名义》里,郑西坡不止一次展现了他的作诗才华——当他听说儿子结婚,诗兴大发当场作了一首《一般化的女孩》;在沙瑞金视察大风厂时,为大家朗诵了一首《母亲的专列》。

  《一般化的女孩》这首诗的创作背景是这样的,“当时我的大儿子29岁了还没成家,说了好多对象,咱看着就不错,他偏偏不愿意,我为这个事又急还又生气。我写这首诗,就是告诉儿子,我们要现实一点,要认清自己,咱们找个一般化的女孩就可以了,‘走在人群中不会让人回头,但知冷知热地疼你’。”

  而《母亲的专列》是丁可在母亲去世后创作的一首诗,也是他第二本诗集的名字。“我母亲是在2004年去世的,在一次给母亲上坟时,走在路上,我想起了送母亲去火葬场的情景,心情沉重,万分怀念。”

  因为写诗  泥腿子吃上了“皇粮”

  丁可,1955年出生于沛县杜楼村,高中毕业后务农多年,其间开始学习写诗,1983年1月被破格录用为国家干部,2015年9月从沛县文化馆副馆长任上退休。

  因为写诗写得好,这个穷乡僻壤走出来的农民吃上了“皇粮”,但丁可觉得,自己始终是个乡土诗人。

  丁可高中毕业后就回乡务农,因为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他在创作中时常感觉底蕴不足。“从十四五岁开始,我在乡村拾过粪,下微山湖捞过鱼割过草,一应农活,什么都干过。十五年间县境内所有的河道挖掘清淤,无一缺席。在贫困、饥饿、身心俱疲的生活中,父亲的存书是我唯一的精神食粮。”

  最初,丁可尝试过小说、剧本、曲艺、歌词等多种体裁的创作,甚至还作过曲谱,“天真地以为把1234567这些数字有秩序地排开,就是美妙的音乐。后来在诗人阎志民老师的影响下,确立了写诗的创作方向。”

  然而,诗歌创作也非易事。“我曾把铅印的退稿信,欣喜地贴在靠床的土墙上,以为看见了成功的曙光。在家里的水泥板书桌上,在挖河工地草棚一角,在我自备柴油灯下鼻孔常被熏得黢黑,承受着失败和冷嘲热讽。”

  矢志不移,笔耕不辍。无论遇到多么大的困难,丁可从未动摇过他写作的信念,他就这么一直写着自己的人生。随着年龄增长、阅历增加,写作就更加变成了一个满足他自己的行为和需求。当然,乡土诗歌是他不能忘怀的主题,也是他内心最忠实的坚守。

  依然清贫 老来总算安了个“窝”

  丁可家境清贫,常年蜗居在县文化馆的一个不足20平方的单间里生活与写作。他的夫人黄二云,原先在家里务农,年纪大了追随丁可到了县城,在城里推着车子卖小吃谋生。日子过得较艰辛,这在他的诗歌里是有体现的。

  “我打算撤回故乡去/不想在城市再租房了/三十年啊/一只无能的老鼠/也打出了属于自己的洞。”在2011年写成的《向故乡撤退》一诗中,丁可曾发出这样地感慨。那时妻子黄二云在城里摆饭摊,也寄居在他的办公室里。办公室不足二十平方米,既是丁可的办公室、书房,又是厨房、卧室。一天黄昏,黄二云拖着三轮车去了街上,丁可看着满屋凌乱,想到自己吃国家饭三十多年,至今竟无片瓦。五味杂陈,百感交集。就写下了这首诗。

  但丁可后来没有撤退,他倾尽积蓄又借些“银两”,花费二十多万购买了县城东关蒋庄一处二手房,总算有了自己的窝。在一首七言诗里他写道:两鬓斑时始得庐,老兔城外扒一窟……

  没有这样的诗人 大地就会失声

  丁可一直工作生活在自己的家乡沛县,他描写的对象主要是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和自己在小城和乡村的生活,以及社会中最弱小的人群。丁可诗歌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他的人民性和现实性,他讴歌的是现实生活中最基层的人民、最底层生活中的美,他的诗歌是对底层、弱小、善良、草根的咏叹。

  有人说,丁可是为乡土歌唱的“嗓子”,没有这样的诗人,大地就会失声;也有人说,丁可是一个最不像诗人的重要诗人,因为对诗歌爱得深沉,他把自己的生活写成了传奇。

  2016年5月20日,在沛县举行的“丁可诗歌研讨会上”,作家学者们称丁可为集“地气、才气、正气”于一身的诗人, 认为他的作品“意象饱满和迷人”,最大限度地体现了他作为乡土诗人文化寻根的热忱执着与探索精神。

  范小青把丁可誉为江苏诗坛上一棵根深叶茂的大树,周梅森则把丁可的诗歌创作比喻成挖一口深井。

  “和丁可是老朋友了,80年代就相识,那时候丁可还是一个青年才俊,不像现在这么苍老,现在脸上写满了岁月的沧桑。后来,无意中在诗刊杂志上再次看到了丁可的诗,极为震撼。”在研讨会上,周梅森如是说,“他在挖一口深井,他把诗写到这种程度,让人吃惊。丁可既是沛县的,又是江苏的,也是全国的。丁可的诗为什么让我震撼?因为他对中国农民的艰辛写得非常深,非常细腻,非常能打动人心。”

  正如江苏作家协会会员、沛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杨林静所说:“丁可,中国乡土诗歌的领诵者,如此诗意地栖居于小城一隅,他和黄二云推着三轮车,悠悠行来,偶尔吟诵一句:煎饼卷两元一个,茶叶蛋一元一枚。”【】

分享到:

 相关链接:
   ·湖西江苏沛县开展平坟运动 引发持续热议             [2014年12月20日]
   ·江苏沛县撤县建市征名引争议                  [2015年1月16日]
   ·沛县《微山湖千岛湿地景区服务业标准化试点》获江苏省立项    [2015年3月30日]
   ·江苏省沛县国土局怠于履行职责案 涉及“微山湖”         [2016年1月8日]
   ·江苏沛县“十三五”期间确立“三地一新”定位           [2017年2月28日]
   ·湖西沛县:走“旅游+融合”之路 突出旅游观光          [2017年4月8日]

 
2001年中国.微山湖在线制作  E-mail:ws@wshol.com